插入疔孔

 热点汇总     |      2020-04-02

全体一切灵应奇方,统治各症司命之士,囊中不可10日无也。

治痈疖。白疽忌用。

寸金丹 治伤风、伤寒、胸膜炎脑栓塞、中寒、中暑、伤食、高烧、脑仁疼、发烧、腹部痛、霍乱、吐泻瘪疾、痢疾、急慢惊风等证,无不效验,孕妇忌服。

大黄 藤黄 明矾 蟾酥 麝香 没药 乳香

赤术、厚朴、橘皮、茯苓块、半夏、砂仁、香附酒炒、山鞠穷、乌药、藿香、防风、羌活、白芷、前胡、紫苏、夜息香各三两,白蔻、草果各一两,枳壳、木香、甘草各两半,神曲八十五两,同碾为末,姜汁拌糊为丸,每一种重一钱二分,硃砂为丸,大人二丸,小儿半丸或一丸,老姜汤下。

用蜗牛打烂作锭,晒干滴醋研磨,以新竺蘸药控患顶,圈围伤处,至消乃止。

普济丹 治中寒、中暑、感冒、咳嗽、胸闷、血崩、痧胀、疟疾、急惊、疸瘕、疔毒、跌打气闭、水土不服等证,慢惊,孕妇忌服。

拔疔线

茅术三钱、天麻、麻黄、明雄水飞各三钱伍分,大黄六钱,丁香六分、麝香三分、蟾酥火酒化八分、甘草二钱四分

治一切疔毒。

共研细末,天中节牛时籼糯粥和丸,山萝卜子大,硃砂三钱五分,水飞为衣,磁器收,勿泄气每下三五七丸。

番砂 白丁香 轻粉 乳香 蜈蚣 血竭 麝香 金顶砒

杜灵丹 治伤风、伤寒、伤暑、伤食、咳嗽,痧胀、吐泻、中恶、中毒、胸闷、腹部痛、堆叠饱胀,气短痰嗽、急惊、五疳、五绝、暴病、俱茶下,惟瘟疫及六畜染疫,点大眼角,勿用水,孕妇忌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均研细末,以蟾酥,酒化和,打为丸,作短线形,刺疔出血,插入疔孔。

明雄、硃砂各五钱,火硝滴净四钱,硼石、礞砂各三钱、冰片、麝香各五分、佛金一百张

平安饼

共研一点也不粗末,磁瓶收,勿洩气,一用利口酒或水为丸,梧子大,每茶下三五丸。

治毒根凸起。

紫金锭 治伤寒、瘟疫、疟疾、痢疾、颅内紫铜色素瘤、中气、霍乱、鼻息肉、疮毒、诸毒、惊风、痨瘵、跌打、上吊自尽、溺水、汤火、疯犬、咬伤,及疑似难明诸证,磨性格很顽强在起起落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此丹,神效难述。

乌梅肉 轻粉

山慈菇去毛,川蚊蛤各二两,红芽大戟一两半、千金子去油一两、麝香三钱,中兴雄黄硃砂各三钱,共研异常细末,正阳节牛时江米粥和,入石臼捣千下作锭,各个重一钱,虔心修制,勿令女子鸡犬见。

同研,不见粉亮为度,如硬,用津润之,断不可用水,研至成膏,照患口大小,作薄饼多少个,以贴毒根,外用膏掩,日易叁遍。俟毒根不痛,落下乃止。

遇仙丹 治心腹诸气痛及气短、气噎血积、宿食、曲酒过度,老姜芾蒂汤下,膀胱、肾气、协下三处气痛,小茴酒煎下。

雄脑散

藿香、胡椒各二钱半、全蠍七枚、巴豆去油十粒,即神保丸。

治瘰 敷药。

共研细末,水丸麻子大,硃砂水飞三钱为衣每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三七丸。

樟脑 腰黄

通关散 治脑蛛网膜炎、中痰、中气、及诸证闭结、猝倒、昏愦神志昏沉。

共研细末,芝麻油调敷,每一日以荆芥根炖汤洗。

生南星、生半夏各一钱,细辛、牙皂各五分,研末吹鼻取嚏。

合掌散

百顺丸 治热结便闭、酒病不通等证生大黄十两,牙皂一两,研末,蜜丸梧子大,每热水下二三钱。

治遍身癞斑秃毒,并治阴囊痒、绣球风。

备急丸 治寒结肠胃,大便闭,心腹满痛及中食、中恶、卒死等主证。

硫黄 铁锈 红砒

大黄三两,巴豆一两,干姜二两,研末,蜜丸如豆大,或酒或水下三四丸。

共研不粗如面,以葱汁调护医疗,涂入大碗内,勿使浓薄,以碗覆于瓦上,取艾置碗下熏药,熏干,敲碗声与空碗声一点差异也未有为度,将药刮下,再研不粗,临用以左边手中指罗门,拈满芝麻油,在包内粘药,涂入右手心中,双手合掌数摩,独有药气,不见药形,以完备掌擦疮,每一日早晚一回,二十五日扫光,再擦三二十九日,永不复发。

控涎丹 治痰涎结胸,胸背腰项、手足筋骨痹,及伤酒等证。

二美散

甘遂、大戟忌火、煮去骨,白芥炒、等分,研末,糊丸梧子大,姜汤下数丸,忌甘草。

治癞疥,脓窠间杂者。

蜡矾丸 治诸般疮毒,不拘生在何宫,初起即消、已成即溃。

吴茱萸 硫黄

黄蜡一两,白矾六钱,将蜡熬化,稍冷入矾末为丸,豆大。疮在上,服一两;在下,服七钱。小儿减半,酒和热水下,忌葱十四日。

研超细如面,照前合掌散法,以麻油蘸药,入左臂掌,合掌磨擦,每一日一遍。愈后再擦三16日,不发。

绿云膏 治一切疮毒,紫黑、红肿、痛痒非常、溃烂日久不愈。

五美散

白蜡、白荆、铜青研细各五钱,童女发洗净一两,猪鸡冠油一斤。先将菜籽油熬去渣,入头发煎枯取起,下二蜡,微火溶化,离火,乘温下铜青,搅匀,贮磁器,埋土中,出火毒。凡遇溃烂诸疮,先用陈艾、花椒煎洗,油纸摊贴,提脓去腐,生肌极效。

治脓窠坐板,湿毒 疮,猴狲疳等症。

紫云膏 治诸般疮疡及犬伤、刀伤、跌打损害,无名氏肿毒神效。

炒透东丹 皮硝 硫黄 雄精 轻粉

当归、赤芍、羌活、独活、白芨、白蔹、商陆、马前子、蓖麻仁、生大黄各一两,男子发一圈,麻油二斤。先将麻油浸药10日,依据法律熬膏,每油一斤,以炒黄丹八两收之,皮纸摊贴。

共为细末,入洞天嫩膏调敷,外以棉纸掩绑,不可动揭,五日后揭下,再敷一二次恢复健康。如湿毒痒极,先以金牌银牌散敷上,次在此以前膏加敷。

回生丹 治跌打、刀伤、缢死、惊死、溺水死,无不神效。

金银散

活土鳖去足、瓦培五钱,自然铜火煆、醋淬八次三钱,真乳香灯心同炒去灯心,瓜儿血竭飞净,巴豆去油、硃砂飞净,各二钱,麝香三分,研末酒下。大人分半,小儿七厘,大能劫后余生。

治恶疮极痒。

七厘散 治跌打刀伤、骨断筋折,砍断喉咙,及无名肿毒诸证。

硫黄 银朱

瓜儿血竭一两,乳香、没药、硃砂、红花各一钱半,儿茶二钱六分,冰片、麝香各分半。共研细末,清酒冲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七厘。外受伤之处有血干撒,无血鸡尾酒调敷,定痛镇痉神效,妊妇忌泰山压顶不弯腰。

离火倒油纸上,冷透,取研非常的细,滴醋调敷止痒。如破烂烂孔极痒者,石饴调敷。

八厘散 治跌打损伤,接骨散瘀。

扫雪散

瓜儿血竭、乳香、没药、自然铜火煆、醋淬陆遍各三钱,半两钱,马前子油煎去毛,苏木、红花各一钱、丁香五分、麝香一分、研末,黄酒调服八厘,iPhone童便。

治蜡梨疮。

制艾绒法 广陈皮去筋梗,烈日晒脆,放筛上揉绒去净渣,合麝香、川乌草、牙皂、细辛、火硝、明雄、研一点也不粗,常带身边得热气为妙。

独核肥皂 大叶双眼龙仁

附诸骨卡喉法 面东持水一碗,右臂剑诀,书符于碗内,口中念咒,随书随念,肆次毕,用剑诀在碗中式点心三点,令病者将水一气吞下,其效如神。

将皂还是合好,扎紧泥裹,入火 ,抽取来泥研细,参加轻粉、槟榔末各八分,再研,麻油调敷。剃头后以滚灰汤洗,以药敷,至愈乃止。

符式

金霜散

龙、儿、奉、化、神、符、勅、令

亦名杏仁散。治不痒恶疮。

咒云:吞骨散,化骨丹、化龙下海入深滩,即吞即化,无论铜铁比化开,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杏仁 雄黄 轻粉

炼水法,每一日晨起,净心沐手焚香,往北持水如前法,八次毕,自将碗

研末,猪苦胆调敷。

内之水,一气吞完。如此六十24日,不可间断,未来用之如神。

癣酒

做皮蛋方 鸭蛋一百个,用杠炭灰一百两,石灰三十两,青盐三十两,柏枝叶、大香各二两,花椒、陈茶叶各一两,后四味煎水,调包蛋上,坛盛三月,光亮相当美丽可售。

治一切诸癣。

又方:鸭蛋百个,卤水二汤碗,炭灰三升,石灰升半,食盐二茶杯,调米糊,用火钳夹蛋,杵糊蛋上,即放草灰内,俟干,收入坛中,过二三十一日可食。

当地白槿皮 南星 槟榔 樟脑 生木鳖 斑蝥 蟾酥

上药浸滴花洋酒一斤,凡癣症,二十六日一剃一拂,至愈乃止。

蜈蚣油

治蛀发癣。

活蜈蚣

菜油浸八二十八日,先取生木鳖片浸数日,入锅煮烂,取汤洗发,洗后取蜈蚣油搽头,至愈方止。或取黑顺片切成丝,炙脆研细,醋调,日搽三回,数日伤愈。

结子油

治头面肥疮。

邓建国矾研粉,铺棉纸上,卷作长条,打成结子数个,入菜油内充满,取油结子放铁筛上,用火烧,结子内所滴下油仍滴于所浸油碗内,烧至焦枯,以诸结研粉,加制松香末约八分之四,共调油内,日以拂疮,早晚三次,五10日愈。戒食豚肉虾蟹,并忌煎炒熬油、发毒等物,食则延开难愈。

锦线油

治汤火烫。

当归 生军

共为细末,香油调敷,立愈。

红油

治鹅掌风及一切风症。

红砒

敲细如粞,以麻油一两,煎至砒枯烟绝为度,去砒留油,凡有风之处,每天以烘油擦二二回乃愈。

刻欢丸

治自汗口渴,亦名过街笑。

蟾酥

五灵脂 麝香

研和为丸,约二百粒,新绸包好,丝线扎紧,固藏勿泄香气。每取一丸,咬于痛牙,丸化即愈。

香清饼

治小儿口疳。

生香附 生半夏

共研细末,蛋白调作饼,贴男左女右涌泉穴,十21日时愈。如小儿口内生毒块,不能够食乳,俗名螳螂子,用生地酒浸,打烂涂男左女右足心,自愈。

水金散

治舌上血流漂杵,并治鼻衄。

茅柴根 车前子 血余

为末,吹擦即止。以此煎服,治尿血。鼻衄,加龙骨末吹鼻立止。

五宝散

治生肌长肉。

人指甲

红枣去核,逐枚包入指甲,以长头发五钱细扎。同象皮薄片,瓦上炙成圆脆,存性,收取研粉,加麝香一钱,片脑捌分,研细和匀,瓷器固贮,临用以轻巧掺膏上,神效。

推车散

治多骨自出。

推车虫

每一钱,入干姜末伍分,再研超细,吹入孔内,次日骨出。若吹过周时不痛者,无骨出矣,则知内无多骨也。

山莲散

治溃烂不堪者。

大活头鱼

以山羊屎填实,瓦上大火炙干存性,研末,加麝香一钱,再研,固贮,如溃烂不堪,与内腑只隔一膜者,掺上立效。

象皮散

治烂孔十分大者,并治刀伤跌损,血出不唯有者。

猪身前蹄扇骨 象皮

和匀固贮,凡烂孔如掌大者,掺上收小后用六和散敷。

六和散

治烂孔收小者。

海螵蛸 水飞龙齿 象皮 血竭 乳香 轻粉

共研细末收贮,或干掺,或用鸡蛋熬油调拂。

紫金锭

消痈肿,通节窍,消热痰。

山慈姑 沙螺 麝香千金子 大戟

共为比比较细末,老蔬菜泥匀,入臼千杵,成膏作锭,好醋磨涂并化服。

胜金散

治溃烂并斧破伤。

太子参 三七研超细末,涂受伤之处,明目健胃,患湿者干掺。

五音锭

治红肿恶毒。白疽忌用。

雄黄 熊胆 京墨 朱砂 麝香 牛黄

各研细末,先将京墨用酒一点点化之,再入熊胆研腻,后入诸末,共研作锭,临用以清水车磨,以新笔蘸药,空头围伤处全消,无不神效。

观世音菩萨救苦丹

治小疖疼痛。

硫黄 朱砂

共研细末,入铜器熔化,离火参预麝香一钱调护治疗,浇油纸上,取作为米粒大。如遇小疖,取一粒放患顶,以燃火点,立即烧过,膏掩,次日愈。

拔毒散

拔一切毒。

巴霜 雄黄 麝香 冰片

共为细末,掺膏上贴之,则毒瓦斯尽拔,便无后患。胎前产后之妇忌用。

消管方

治漏管。

角刺尖 柘树膜 红腹金钱鳖 蟾酥 榆面

研相当细末,临用以棉纸作条子,量其管之深浅,以津拌药末卷上,塞入管中乃愈。

枯痔药

治痔漏。

明矾 红砒 白砒

共入阳城罐内,外围炭火,烧至矾熔烟起,即砒毒,忌立上风闻气。俟烟尽矾枯,去炭,次日收取研粉,每取一钱,加水飞朱砂一分,再研和匀,临用以津调药,时拂乃愈。

马曰∶不必用。

槐梅膏

治外痔。

苏合油 槐花粉 猩胆 冰片

研和,加嫩膏一两五钱,再研,封固勿使泄气。临用涂伤处,痛息,日涂三次,内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枯痔丸。方见丸散门。

鲜角膏

治阴顽恶癣,并治横 。

10月中旬,取鲜皂角数斤,打烂入锅,煮汤煎浓,沥出,易水再煎二三度,出渣,以汁共归一锅,慢煎成膏。治横 ,煮籼糯粥饮。治顽癣,加醋熬至稠腻,洗剃后涂,日剃日涂,神效万分。

四妙膏

治甲疽。

野狼毒 黄

醋浸一宿,入葵花子油五两,微火煎熬,取二两绞去渣,退火气,以封患口,日易二次,毒消口敛。

麝苏膏

治一切大痈。

麝香 五灵脂 雄黄 乳香 没药 苏合油 蟾酥洞天嫩膏

各药研为细末,与苏合油嫩膏搅匀极和,空头涂围受伤之处,如干,以鸡毛润酒拂之,神效。内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醒消丸,立愈。

扎药

治便秘,能拔毒止血。惟红痛特别者,不得已而用之。白疽忌用。

蓖麻仁打烂如泥,以绢包好,扎于伤处。惟无孕妇人及男士患阳症者可扎,痛止即去。

她如千槌膏有蓖麻仁,鲫瓜子膏有大叶双眼龙,二物升迁之力甚狠,孕妇贴则堕胎,白疽贴则成患。

敷药

治白蒂梅结毒。

人指甲 血余

瓦上炙存性,研细,每粉一两,加麝香一钱,再研,日敷。如初发,以三黄丸天天五鼓时取四钱,热陈酒送下,醉盖取汗,或以泻肝汤天天一定轮服。

马曰∶此方能长肉收口,极效。然火毒甚时,早用之反有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