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失传,又法∶取浸血绵一片

 编辑推荐     |      2020-03-26

一、是书之辑,专论痧疹,其痘、斑、麻、隐等证,未便提到。惟烂喉丹痧,稍有表明,然亦略而未知。欲求全义,自有陈耕道《疫痧草》在,故不赘述。

《泰西方鉴》云∶种疹法∶先于病人发疹最多处部,以铍针微刺之,急将绵一片,浸取其血。尔后就种者上冉冉刺之,令血流漓,凡一刻顷,乃取彼浸血绵贴其疵上,直紧绑之,放置13日许,而后撤去。但要其针疵不深不浅,一适其宜;贴绵间不短不长,惟中其时。

二、治病须明经络。若经络不明,如瞽者夜行。而三焦一经,尤为痧疹伏气第一根本。越人以降,或有形,或无形,纷纷聚讼。余不惮琐亵,以泰西解体诸书,缕晰辨明,使成百上千年幽晦复明,庶几长夜一灯,不致暗中找找。

霖按∶此即泰西麻疹法也,由清冷渊、消泺等穴引出命门伏毒。痧疹与痘证,虽有气血之殊,然其理则一。

三、经络虽明,俞穴难考。汉唐现在,针灸失传,总缘不辨同身取寸之义,致讨论分化,语多争端。余折衷诸家,畅明经旨,泄千余年失传之秘,固豆疹之津梁,实针灸之宝筏。

能够择天时,察人事,较疫疠感召,内外之因齐发者不相同。今冻疮业已流行,未见流弊,医家病家,可勿疑贰。

四、清冷渊、消泺二穴,为三焦经脉。泰西引种之说,引其命门伏毒,由经络外达。此法与牛豆同,倘能推广行之,亦保婴之一助也。

又法∶取浸血绵一片,插入鼻中,亦能传染。

五、选录诸家精论,当以许橡村杰出。别的各有奥义,读者须用心理解,勿轻看过。

霖按∶此即中国土木工程公司种痘法也,由此引命门伏毒,由脏腑而肌肉。虽可择天时,察人事,究未若由经络引出者为稳。

六、论治虽无剩义,惟疑似同异之间,病情百变,临证之士惝恍进退失据,故选案数十条,各法略备。其间具医治源委,览者心目豁然。遇证之偶相类者,用之无疑,效可立俟,庶免望洋之叹。

又法∶取病人眼泪,若鼻涕,蘸绵以插入种者鼻内,或贴之皮肤,亦能传染。

七、书分四卷。卷分八篇,曰述原,曰引种,曰防御,曰避讳,曰辨证,曰论治,曰运气,曰选案。每有一得之愚,附之篇末。高明之士,起而正之,匡其不逮,固鄙人之幸,亦是书之幸也。

又法∶将病人之亲呢衣,遍摩种者之身体,或着之 脚,是亦一良法也。

八、古时候的人文本,未便割裂。前后之间,难免拉杂。书虽八篇,气则一向,读者浏览互证可也。

霖按∶此两节合中西种痘法脱化出者,用涕泪较刺血为尤便。但从经络引出者为善,由脏腑引出者究未妥当。

九、是书首重畅明医理,未敢以文害义,其再一次芜杂之诮,知所不免,阅者谅之。

凡种疹者,有八益焉。不至陷不治,一也;无其毒侵肺以发头痛,二也;虽有余毒,无侵注重耳及她要具,三也;相比于天行,则质善而证顺,四也;纵发 肿、大热、郁闷等,其证大率轻便,五也;天行之疹者,间易至劳状,至于种者,则决无有其患,六也;病中或发嚏,或多泪,然至疹痂干燥乃即止,七也;于种痘法则疵疮脓溃动经久,于此法规其疵速愈,八也。

霖按∶手少阳三焦经正脉起于小指次指之端,上出次指间,循石英表腕出臂外两骨间,上贯肘,循 外上肩,交出足少阳其后,入缺盆,布膻中,散络心包,下膈,循属三焦。其清冷渊、消泺二穴,在肘上外,正三焦经脉处也。痧痘为命门伏藏胎毒,考命门背KT 七节间之穴,为相火之宅,心包为相火之脏,三焦则相火之腑也,由三焦经脉处引达命门伏毒,所谓情趣类似,其理分明,又何瞻顾疑惧之有?

人工三才之一,本与天地相肖。督脉统一身之阳,任脉统一身之阴,此即人体之乾坤,亦即九一二数之相表里也。肺与大肠属兑金,胃与脾属艮土,亦即四六二数之相表里也。心与小肠属离火,膀胱与肾属坎水,亦即三七二数之相表里也。心包络、三焦属震,震阳木,即为相火,胆与肝属巽木,亦即八二二数之相表里也。

震是阳木,何以为相火?火无体,以木为体。说卦传谓震为雷,为龙雷之火,岂不象人身之相火乎。不但包络、三焦是震卦,即右尺命门亦是震卦,人自不察耳。此乾坤六子以配人身之定体。命门为水中真火,后天胎毒伏藏。命门如雷火潜于水底,遇时则发,发即燎原,岂若取同气之三焦,由经络外达,不伤脏腑之为善乎。

或问∶命门之所以属震卦,亦有说乎?命门者,背KT 七节间之穴也。背KT 八十四节,三七三十三,命门当其七节时期,正犹震卦一阳在二阴之下,其象最肖。此乾坤始交,一阳初动,为分娩之根也。前对脐,穴名神阙,犹北极之对南极也。位居水中,其气则真阳之气,为水中之火,故为三焦、包络相火之原。三焦、包络经脉之流行,皆相火之流行也。命门犹宫舍,经脉犹道路,皆统之于相火,皆可属之于右尺。而七节间之一阳,其为震卦,不甚鲜明哉。痘疹为命门伏毒,由三焦经脉引而外达,其理甚明。恐株守成法者固执不通其变,故不惮一再,再申其义,惟阅者谅之。

昔贤论三焦一府,纷繁聚讼,各持己见。或谓无形,或谓有形;或言是一,或言是二。甚则云为肾旁之脂者。虽明如张隐庵,游移其词,亦不可能指为什么物。考脏腑之学,西士言之最详。观《全部通考》,三焦即所谓腹包膜也。其膜包绕全腹,上通巅顶,下行膀胱,中有脂膜横于肝胃之间。惟遮阴道,护子宫,则孩子稍异耳。《内经》谓上焦如雾,中焦如沤,下焦如渎,岂虚语哉。

或问∶腹包膜即三焦,亦有凭证否?曰∶观其包二肠、遮两肾,正当七节里面命门部位,既藏水中真火,即为相火之宅。居其位,行其权,此膜即为相火之腑。考心肺之下,肝胃之上,有膈膜一层。其形薄如细网,上与心包络之下边相连,下与此膜之上层粘续,气复方亚油酸乙酯胶丸贯,则包络即为相火之脏。由膈膜上通脑筋,即经所云上焦如雾是也。中有薄膜两层,包肝裹胃,即经所云中焦如沤是也。绕膀胱,遮阴道,以行其气化,即经所云下焦如渎是也。以此证之,腹包膜即三焦,夫复何疑?若求此膜作用,全文自有《通考》在,篇幅有限,故不敷衍。

泰西引种痘疹,其法稍有例外。种痘用铍针挑刺 外皮及次皮,不令伤肌出血,以痘脓留着皮间。种疹刺令见血,俟血流尽,始将疹血绵贴其疵上。个中有阴阳互根之至理存焉。近人种白屑风,不独三焦经穴不明,而血附气、气依照血之义不甚了了,无怪乎每多流弊也。

引种诸书,佥云刺 外皮,而不言清冷渊、消泺二穴者,盖婴孩由肩至肘,长仅四五寸,每个三五粒,则二穴亦在其间,况 外皆三焦经脉所过之地。然究不若点此二穴引种为善。是经穴之不可不考也。《甲乙》、《铜人明堂》诸经,载清冷渊穴在肘上二寸,曲肘举臂取之;消泺穴在肩下臂外,开腋斜肘分下 取之。观此二穴皆在外之证也。

中式穴,是针灸家要事。而汉唐以降,针灸失传,为不明同身取寸之义,仅以患人之中指中节取寸,便为独得心传。殊不知瘦人指长而身小,则背腹之横寸岂不太阔;肥人指短而身长,则背腹之横寸岂不太狭?有体态指长而头小者,则头间之寸岂不嫌长;有身短指短而头大者,则头间之寸岂不嫌短?似此肥瘦长短之差讹,安能准的?所谓同身取寸者,必同其躯体而取之也。纵观诸家,惟东医山崎子政骨度折量一法,深得先圣奥旨。其法以《灵枢·骨度》篇尺寸为主,再量人身尺寸,随取而折之,自无长短肥瘦之差讹。假如《灵枢·骨度》篇云肩至肘长一尺七寸,而患人由肩至肘量五寸一分,以三折合之,所云某穴至某穴一寸者,仅得九分。识此同身取寸之义,明而针灸之,法不致失传矣。